文盼之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宜春小说网ycscoop.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指了指放在一旁的衣物,封洲说道:“你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吗?换好衣服再说吧。”

说完,他径直走到了桌边,背对着她坐下。

确认这人没有打算看向自己,并且门闩也已经插上,谢予安才放下心来。

她的确得尽快起来才行。

这浴桶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过于保温了,她泡了这么久,水竟然一点没凉。

若是在这么泡下去,过不了多久,她就晕过去了。

顾不得什么形象不形象了,她以最快的速度从浴桶中爬了出来,换上了李先生为她准备好的换衣衣物。

也不知道先生从哪里找来的衣服,不仅合身,还挺好看的。

不愧是先生,想得就是周到。

回想到方才的情形,谢予安脸上有些发烫。

没想到此前先生那么温润一个人,竟会为了她对封洲说了那些话。

身后没了动静,封洲猜到那女子已经换好了衣服。

可等了一会儿也没有等到其他动静,他有些疑惑。

难不成又晕过去了?

连忙回头,却只见她低着头,轻抚衣裙上的褶皱。

脸颊微红,似乎在想什么。

她还能想什么?

封洲一时有些郁闷,多年修出的淡然,总是被这个与那女人长得一模一样之人扰乱。

或许她与洛清悠一样,都是给人带来麻烦的家伙。

“想什么呢?还不赶紧过来。”

他的声音让谢予安回过神来。

看向那把自己害成这样的家伙,她心情骤然降到谷底。

是啊,现在可不是她憧憬李先生的时候,她需要先解决眼前这个麻烦。

这一次,她说什么也要让这个家伙消停下来。

气势汹汹地走到桌边,居高临下地看着罪魁祸首。

封洲似乎没有看到她眼中的怒火,指了指身边的椅子:“坐下说。”

“哦。”谢予安下意识点头回应。

待她坐下之后,才察觉到自己无意识间被这家伙牵着鼻子走了。

说来也奇怪,这人明明看着吊儿郎当的,没有一点修仙之人的模样,却总让人不自觉听从他的指令。

白岳和秦一茹都是这样。

但她谢予安可不是其他人,她一定要让这个人知道她的厉害。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