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神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宜春小说网ycscoop.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封大小姐一手教导下,七杀的字越认越多,脏话亦越骂越顺溜,这日两人在竹林练剑,剑气激荡整片竹林,群鸟惊飞竹叶纷纷坠落中,七杀耳根一动,挑眉收剑,“来人了,很多人。”

蒙面护卫将竹屋团团围住,头插羽毛头饰、面带刺青的司祭夫妇一人握杖,一人执鼓站在院门口。

是封家老爷派出的人,大司祭先礼后兵,请不动封如初回山庄后,这才出手。

封如初本就三脚猫功夫,能在江湖上闯出剑侠的名号全凭手中的七杀剑,七杀虽厉害,但对方有备而来,尤其大司祭的术法着实怪异,似专抑剑灵,司祭夫人手中的人皮鼓更是令七杀头疼欲裂神识混沌,七杀与司祭夫妇一番搏斗,终是被击败,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封如初被护卫牵制,欲强行带离,她破口大骂不肯走,心里眼里唯有倒在地上的七杀。

终究是封家大小姐,亦是封家未来家主,护卫下不了重手,司祭夫人见人挣扎得厉害,过去劝说:“你父亲重病,身为封家唯一血脉的你,难道不应回去看看么。”

挣扎的封如初安静下来,她推开护卫,走到七杀跟前,弯腰蹲下,抬手抚摸七杀煞白的脸,“我须得回一趟山庄。”

被重伤的七杀蛰回剑里养伤,封如初抱着七杀剑随司祭夫妇返回封喉山庄。

本以为是司祭骗她回山庄的话,不料封家家主确然重病。

两年前,封家进了一窝贼,打伤庄主抢走不少矿石宝贝,其它铸剑山庄纷纷落井下石,封家实力大减已大不如前,庄主忧愤交加,病情加重,区区两年,原本健硕的身子已形同枯槁。

封如初悔恨难当,这两年多她对封家不闻不问,只顾自己潇洒,全然不知封家落难家父病危,她跪在塌前握着父亲干枯的手淌泪。

封意缓缓掀开眼皮,气弱的嗓音道着,“阿初回来了。”

“爹,女儿不孝,你打女儿吧……”

“我的乖女儿,咳……起来……咳咳……让爹好好看看你。”

三日后,封意病逝,封喉山庄来了不少吊唁之人,封如初在唐宇的帮衬下,葬了老庄主,并继任山庄新庄主。

封意墓前,唐宇牵起封如初的手,“老庄主逝前对我说,你已应允我们的婚事,待孝期一过,我们便成婚。”

山风吹乱墓前魂幡,吹得百花摇曳,一身素缟的封如初站在墓前沉默不语。

爹爹临终前,她确实答应爹爹会嫁予唐宇。这两年,封家落难,各大铸剑山庄都来踩一脚,欲吞并封喉山庄以壮大自家实力,全凭唐宇全力支持帮衬,封家才不至于落败。

目前,亦唯有嫁予唐宇,与唐家联姻,方能保住封家实力,爹爹在世前,她惯耍性子,封家落难她未帮一星半点忙,羞愧与自责让封如初痛苦难当,再加上唐宇对封家恩重如山,父亲思忧重疾之下,她不得不答应这门婚事。

守孝期间,封如初收起所有顽劣心思,在唐宇的帮助下,认真处理山庄大小事宜,慢慢被山庄众人接受肯定。

孝期一过,封唐两家的婚事被提上日程。

七杀的伤已养好,但灵识被大司祭封印,他一时打剑内出不来,但他每日都与封如初在一起,无论是处理山庄大小事宜,亦是她出门抓获打伤老庄主的那窝贼人,人与剑,朝夕日暮,形影不离。

那一窝贼人,被封如初亲手杀了,用七杀剑封喉。

七月初七,九里香溢满山,宜嫁娶。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