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狗花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宜春小说网ycscoop.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过了约莫两个月,许徽月的伤已经完全恢复了。关云英给她备了礼物,因知道郎中不收银钱,特意选了几匹上好的布料,可以裁衣、赠人,也可以卖个好价钱。

徽月到了医馆,老先生还在忙着给病人看诊,他朝徽月点点头,示意她坐下等。

这位老先生虽然年近古稀,可身体好得很,精神头一点儿不像这个年纪的人。且耳聪目明,不见老象。如今他还在坐诊,有时去乡里采药也会给村民义诊,是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家。许家对他一向敬重。

老先生对着光仔细看了看她的伤口,只有一道淡淡的白痕,敷上香粉已经几乎不可见了,于是很满意地点了点头。

今日除了去拜谢先生,还有一件大事。

秦墨的姐姐秦艳生了个儿子,秦家很高兴,摆了宴席请亲朋故交都去。秦家和许家是世交,自然也在被邀请之列。关云英早早就把当年秦家上门带来的那些礼物装好,又添了一倍给他送回去了。

关云英带着徽月给陶夫人贺喜完毕,就安安分分去席上坐着。她今日来也并不是为了翻旧账或者来打嘴仗,她只是为着长辈的交情,实在不好撕破脸。如果她不来,说不定秦家又要说什么许家如今平步青云了,看不上他们这些穷亲戚了之类的。关云英都能想到陶夫人那副嘴脸,想得她有些作呕。要不是为了许家的面子和女儿的名声,就是八抬大轿抬她,她也不愿意来。

大家都一处坐着喝茶聊天,不知道是哪个夫人突然对着关云英说:“关娘子,听说你家大女儿定了孔家,哎呦呦,可真是有福气啊,不知何时办婚事,我也好向你讨一杯喜酒。”

关云英虽然不认得她,可毕竟是贺喜,她也没有什么不高兴:“娘子哪里话,只怕还请不到娘子呢。”

席间人脸色各异,有羡慕的,有无所谓的,也有几个秦家本家在翻白眼的,徽月坐着旁边一桌看着只觉得好笑。

好,你翻我白眼,也别怪我下你秦家的面子。

关云英先装作不知道说:“我听说秦家小哥儿近日也定了亲了,偏徽月病着,我们也没来沾沾喜气,不知道是定了哪家的姑娘啊?”

刚才那位夫人只当她是真心发问:“娘子没听说?是城南冯家的姑娘。”

关云英目的达成,心满意足地点点头:“哦~哦~,倒也是庄好姻缘呐。想来这姑娘一定是极孝顺恭敬的孩子,不然恐怕也入不了秦大人秦娘子的眼呐。”

满席都在附和,只有徽月知道这话是说给秦家听的,来讽刺当年秦艳那一番僭越之语。

这秦墨因为在外蹉跎了几年,到底也没闯出个什么名堂来,倒是成天在汴京城厮混,动不动与人起争执动手,把名声也弄坏了。他母亲和姐姐还说都是因为许徽月抛下他攀高枝,才让他一蹶不振。

许徽月此刻已经释怀了,只是厌烦秦家像一块狗皮膏药一样阴魂不散。

再加上秦家日渐没落,那些官宦人家谁肯把女儿嫁过来。就这样他还挑挑拣拣嫌人家不好,更没有媒人愿意给他说亲了。

最后还是冯家不嫌弃他把二女儿许给了他。这冯家是做裁缝生意起家的,如今虽然家底不薄,到底入不了那些读书人和贵族的眼。因此外头提起来这事都是笑话秦家这样的世家,左挑右选最后娶了个裁缝家的女儿。

当时关云英和徽月说这事的时候乐得不得了,徽月却有些可怜这女子,毕竟秦母和秦艳实在太难相处,秦墨也不是良人。

可关云英却说:“我看呀,未必未必,你不知道这冯姑娘,他们家与你外祖父家有些生意往来,你外祖父和我说这冯二姑娘是个一点就着的性子,发起脾气天不怕地不怕的,连长辈也要让她三分。她要是嫁到秦家,可是婆媳要打擂台咯。到时候咱们只管看笑话。我叫她姓陶的当日那样编排我姑娘,如今她可得了报应咯!我就等着这冯二姑娘来治治这个老妖婆。”她这么一说把徽月也都得咯咯笑起来。

散完席夫人们坐在池塘边的水榭吹荷风说话,也是各家增进交情的一种活动。只是对于这样的场所,关云英每每参与都如芒刺在背,她不喜欢这些华而不实的官话,也不喜欢弯弯绕绕的暗中交锋。都是她现在是官宦人家的夫人,这些社交也不好次次都推脱不来,这也是她做当家主母的责任。

栀子瞧瞧在许徽月耳边说秦墨定要见她一面,许徽月一边想着他还贼心不死,一边又想看看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就前去赴约了。

徽月此时坦荡多了:“恭喜秦公子喜得良缘,公子千挑万选的姑娘,一定是最温柔孝顺的,哦,对了,娶了冯家姑娘,公子以后可不愁没衣服穿了。”

秦墨听出了她在嘲讽自己,可他也并不在乎:“徽月,我不是真心喜欢她。我这么挑来挑去,没有一个像你一样好的,我不喜欢她们。你要是现在回心转意,我立刻就上门下聘。”

哦~他又回过头来,原来是没找到更好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