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屋外雨声绵密,淅淅沥沥,依旧没有要停歇的意思。

屋内光线仍暗,但窗外的天色却已经有些泛出淡淡的灰白。

萧宇给自居披上了一件外袍,轻手轻脚地下了床,赤脚走到了窗前。

他身后的床榻上传来了一阵被褥翻动的声音,晴雪睡眼惺忪,支起了半边的身子,声音有些沙哑。

“萧郎……”

萧宇回身走回床边,让她躺下。

“时间尚早,你多睡会儿。”

晴雪摇摇头,“萧郎若不睡了,奴自当起身,为萧郎梳洗……萧郎以后莫惯着奴了,晴雪是奴婢,不是主子,奴婢有奴婢的分寸,萧郎再宠着奴,奴在这屋檐下也是伺候主子的。”

萧宇摸了摸晴雪光滑的脸颊,笑了笑。

他对晴雪如此的好,说实话并非是体恤下人,更多的还是因为雪晴,那位魂穿前与自己相伴多年而有阴阳两隔的女友。

他们的性格虽然各不相同,晴雪温婉,虽为奴婢,但也知性,有着不失大家闺秀的教养,更知分寸,懂规矩。

雪晴是萧宇魂穿前的痛,她健康活波,心地善良,但对爱人知冷知热,愿意陪着自己一起平凡。

想到这里,萧宇轻轻叹息一声,“好吧!为本世子洗漱更衣。”

洗漱完毕后,萧宇走出了房门,站在廊道下望着外面的雨发呆,周围的房舍里依旧静悄悄的,下人们大都还在睡着。

晴雪捧着一件黑色的披风来到了廊道下,为他将披风披上,说道,“小王爷,外面风雨甚大,还是回去吧!”

只要走出卧房,晴雪都会将对萧宇的称呼变回“小王爷”,而非“萧郎”。

“无聊……”萧宇喃喃道,“晴雪,如此大的雨下了几天了……”

晴雪面露困惑,正想要盘算时间,却听萧宇继续说道:“这种大雨,晴雪原来遇到过吗?”

“奴记得承佑十五年的时候下过一场大雨,整整下了十一天,长江水位暴涨,淹没了大片农田村庄,后来洪水退去了,但瘟疫和饥荒开始横行,后来还激起了民变,建康城险些被乱民攻下。”

“还有这档子事?”萧宇瞪大了眼睛。

“小王爷不知道?”晴雪问完这句,她突然发现自己语失,下意识去捂嘴。

萧宇淡然笑了笑:“不碍事,那时候我知道我在干什么……”他想了想,继续道,“算来,那也是八九年前的事情了,晴雪那时候也不过垂髫年纪,如何对时间记得如此清楚?”

晴雪脸色稍稍暗淡,“虽然奴那时年幼,不太懂事。但奴记得,奴的阿父那时是临江郡太守,那时候阿父对灾情殚精竭虑,但临江郡却是水患的重灾之地,民变也是自临江而起……”

后面的事情萧宇不想也大概明白了,见晴雪脸上神情黯然,他便不再追问,而是说道,“晴雪,你回屋给我找把伞来。”

“拿伞?小王爷又要去哪儿?”

“哎呀,不用你管,我在这儿闷得慌,想去湖边走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大明测字天师》《DNF女主播》《我在吞噬星空捡属性》《恶毒女配养娃记[穿书]》《领主求生:从残破小院开始攻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