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叶琛如常开着牧马人去上班。

郝超桀已经被开除,公司大门岗的保安也已经换了一个年轻的男保安,当他看到叶琛开着牧马人驶入公司后,立即抓起对讲机呼叫,

“报告队长,目标车辆刚刚进入公司。”

对讲机传来了队长的回应,

“小曹小曹,去地库巡逻一下,看看车辆停在哪个位置。”

对讲机又响起了另一个男子的声音,

“队长队长,是上a标还是b标?”

“直接上b标。”

……

上班后没多久,洪志标来到叶琛工位前,告诉他准备一下,跟自己去一趟鹭晶地产设计院。

总公司和鹭晶地产在业务上有一些重叠和交集,两边时常会有走动。

上午九点四十五分,叶琛跟着师傅来到车库,说巧不巧,他的那辆牧马人刚好停在洪志标的那辆问界m7旁边,这是一款中大型suv。

正当他准备开车门时,只听洪志标说了句“晨稀,坐我的车吧!”

叶琛没敢推辞,更没想着炫耀什么,可就在他转身无意间一瞥的那瞬间,赫然发现车门竟然有些刮痕。

那刮痕乍一看,很像是与某物相互刮蹭导致的。

可在他的印象中,自己开车一向小心谨慎,对爱车倍至呵护,也没感觉有与什么东西发生了刮擦啊!

虽然处理这些刮痕不难,但毕竟是新车,还是把叶琛心疼到不行。

“怎么了?”

看到叶琛在看车辆,洪志标不由问了句。

“师傅,我的车好像被什么给刮了。”

叶琛心疼地摸了摸那些刮痕,头也不回地应道。

“是在车库被刮的吗?”

洪志标说话的同时,也看了一眼自己的爱车,因为两辆车是停在一起的,如果是在车库被刮,那肇事车辆一定是自己的车。

可当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车辆后发现,自己车辆完好无损。

“我早上来的时候还发现好好的,路上更不可能有刮蹭。”

叶琛笃定道。

洪志标环顾了一眼四周,刚好这一小片没有监控摄像头,于是说道:

“回头找一下保安,看看能不能查到些什么。先去鹭晶地产设计院吧,早去早回。”

叶琛没辙,只能先跟师傅去忙正事。

鹭晶地产设计院,就位于南山区一带,洪志标驾驶车辆在一栋并不起眼的,仅有十几层高的大楼门前停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