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逃学都逃了,不如我们去城中找大夫,等到散学再一起回学塾,坐各自的马车回家?”

二皇子李明落望着走出慕学堂的冯映灯、程祁和冯映烛,一本正经地说道。

程祁没答话,还是冯映烛思索着反问:“那我们坐谁的马车去城里呢?总不能坐殿下你的吧。”

皇子车驾自是奢华招摇。

他们既然是逃课,便该瞒着夫子和各家亲长,总不好刚踏入都城就被熟识的人逮到。

众人一时踟蹰。冯映灯不以为意地说道:“坐我的吧,反正我的车驾也没什么人认识,把冯府的挂牌取下就行。再者就算我被抓到,爹娘他们也见怪不怪,毕竟我在他们心目中也没什么好印象。”

冯映灯说完,面上有一瞬的自嘲和落寞。

冯映烛看见了,想为自己的养父养母辩解些什么,也想宽慰冯映灯。但是,转念又觉得,这些话若是说不好,指不定会让冯映灯以为自己是在向她炫耀养父母对自己更亲近。

于是,冯映烛张了张唇,没说话。

二皇子未曾认真揣测过她们的姐妹关系,以及冯映灯内心的芥蒂,遂没注意这些,只笑意盎然地拉着冯映烛,道:“走走走,冯二姑娘,你的马车在哪,快领我们过去。”

冯二姑娘?冯映灯顿了顿,面上几乎本能地露出厌恶和怨恨来。但是,转瞬她看见冯映烛的脸颊负了伤,思虑冯映烛也算帮了自己,便没发作,只默不出声地抬手指向前方。

她的目光顺着冯映烛的脸,看着冯映烛与二皇子一起汲汲地往前走去。再看到冯映烛被迫微微抬起的手臂,以及手臂之下,两只交握的手掌。

李明落要比冯映烛黑些,麦色的手掌宽大,五指骨节分明,捏着冯映烛的纤纤素手,如若保护着的羽翼。

冯映灯不由自主地挑了挑眉,嘴里发出“啧”的一声。心想,这冯映烛果然好本事,看这俩人就算还没有浓情蜜意,也是亲近非常。

冯映灯想与其他人分享这个惊奇的发现。她转眸,言笑晏晏地望向旁边的程祁,张口便道:“你看,看冯映烛与二皇子……”

话音未落,冯映灯定睛瞧见程祁的那张冷脸,顿时噤声、闭嘴、抿唇。冯映灯有些尴尬地摸着下巴,往前走去,不愿再与程祁对视。

随后,她在心里暗骂自己,自己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这程祁多半也喜欢冯映烛,刚才为了冯映烛还打断秦旭的手来着,如今自己偏要提醒他冯映烛与二皇子举止暧昧,实在是不应该。

冯映灯愧疚地转回头来,满面的深思熟虑,走到程祁身边,逼着自己勉强与程祁同行。冯映灯沉吟了半晌,抬起手来,拘谨地拍了拍程祁的胳膊,状若安慰地说道:“你也不要难过,或者气馁,毕竟先来后到,你才是先来的那个。冯映烛或许只是一时被二皇子迷了眼,等以后腻了,还会觉得你才是最好的。”

冯映灯对程祁传递同情的神色。

程祁不能理解地回看她,心里觉得莫名其妙。冯映灯怎么咋咋呼呼的,一会一个样?先还是明媚若春花一般地扬唇对自己笑,而后又一脸沉痛,说些乱七八糟的话。

程祁意味不明地注视着她,好半晌,方才犹豫着开口,嗓音微冷,“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思慕冯映烛而不得吧?”

冯映灯愣了愣,下意识地说:“不是吗?”

程祁一脸的不耐烦,微微闭了闭眼,长叹一声,只道:“我若是喜欢她,早在你归家之初,就已经迎她过门,更不会明知你常在家中针对她,而置之不理。”

“那你现在还同她亲近非常?”冯映灯表示不能相信。

程祁颇为无可奈何地指了指前方的二皇子李明落,又指了指自己,“我们是表兄弟,又是挚友。他想做的事,我自然要帮他达成。”

“什么意思?”冯映灯没太弄懂。这程祁喜不喜欢冯映烛与二皇子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会扯到要帮二皇子完成他想做的事?

冯映灯思忖着,脚下的步伐也停顿。

程祁摇头,郑重地说道:“总之,无论是你,还是冯映烛,我都不喜欢。从前,我对冯映烛好,只能是因为我与她有婚约在身。就像今日我帮了你,只是因为你我之间有了新的婚约。”

程祁话罢,顾自朝前走去。

冯映灯在他身后,不声不响地听他说完,而后由疑惑变为抑郁。什么叫无论是冯映烛还是自己,他都不喜欢?他以为他是谁,证明他与冯映烛清白之际,还要拉上自己,衬托他的高洁吗?

冯映灯在后面踢打着空气,怒声道:“程祁,你脑子有病吧?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你,要你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还真当自己是香饽饽了……”

冯映灯的嗓音甚至传到了最前方的李明落与冯映烛耳中。李明落颇觉有趣地望着冯映烛,摇了摇头,状若在嗔怪,“你这妹妹啊。”

冯映烛则是忍俊不禁,“我倒觉得她天真淳朴,不拘小节,正好能治一治程祁狂妄自大的臭毛病。”

李明落转念一想,觉得也对。于是,点了点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宜春小说网【ycscoop.com】第一时间更新《迟来的娃娃亲不如草》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