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文不说还好,一说,游悦就觉得头晕眼花起来。

秘境也在此时彻底坍塌,周围的景象化作无数碎片,从眼前风一般掠走。

强光刺得游悦闭上眼,等到睁开时,他们已经回到现实世界。

昏迷中的颜详与夏缘悠悠转醒,前者靠在赵亦蘅怀里,瞬间惊得跳起;后者摸到自己的尾巴,慌忙施法收回。

花别意摸摸她的头,给她喂了几粒丹药,见她状态缓和,这才抬头睨向游悦。

“算我欠你个人情,以后有什么想要的,尽管来找我。”

游悦苦着脸说:“希望我有以后吧。”

花别意:“……云隐宫不是专攻医术吗?难道治不好你?”

“他说得对。”宿见心反手握住游悦,“你跟我回云隐宫,不管什么病、什么毒,父亲都能治好!”

游悦眉毛都纠在一起。

她一个妖去云隐宫,不合适吧?

可要是不去,万一真是要命的毒呢?

没办法,只能咬牙应下:“好,我跟你回去,我们现在就出发。”

紧接着调出飞舟,一行人排队登上去,轮到周济秋时,宿见心显然有些不解。

“带他一起。”游悦还记得答应过的事,连忙爬起来,“我有事要他帮忙。”

宿见心点点头,侧身让出路,周济秋笑着走上去。

就这样,他们与花别意和夏缘告别,顺利飞往云隐宫。

约一个半时辰后,飞舟落到空旷处,宿见心带人赶往自己的别院,安排游悦住进空房。

待游悦躺好,她又抓紧赶去宿掌门的书房,一路畅通无阻,扣响房门。

“父亲,女儿有要事请您相帮!”宿见心高声道。

哪怕前世未曾重生,她就是极独立极要强的性子,几乎没有这么急迫地求过父亲帮忙。

因此乍一听她的声音,掌门宿逸山吓了一跳,慌忙起身就往外跑,撞翻一个瓷瓶都没空管。

“来了来了!”他冲出门直奔宿见心,“怎么啦我的乖乖,是不是受伤了?快让爹看看!”

“爹,不是我!”宿见心着急又无奈,赶紧把他拉到自己的别院,“是我一个朋友,中了很深的毒,连我也查不出来。”

“噢噢,原来是这样,你吓死爹了。”宿逸山皱成一团的脸这才松开,“没事,让爹替你看看。”

这厢游悦正在忐忑地等待,燕识朝、赵亦蘅和颜详都没离开,跟三尊大神似的守在床头,令她倍感压力。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