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春小说网【ycscoop.com】第一时间更新《山海伏妖录》最新章节。

“哎呀!饿死我了!”水春白揉着肚子,冲着赵肖阑他们几人喊了一声后,就屁颠屁颠地朝着厨房的方向跑去了。

“嘿!”赵肖阑磕了磕手里烟斗的烟灰,指着水春白的背影笑道,“瞧给他馋的。”

厨房里,水春白用手抄起一个勺子,在锅里搅和了几下,就哼哧一下舀了一大勺汤来塞进嘴里。

边喝边吧唧嘴,脸上露出享受的神情。

而衙门厅堂这头,姜云殊一早就坐在了铺着墨蓝色缎布的圆桌上,上面已经摆好了碗筷,菜品很是丰盛,只差把鲫鱼羹端上来就算菜齐活儿了。

姜云殊和左重明小声交谈着,裴舟坐在赵肖阑旁边若有所思地撑着头,许孟音则是细细地擦拭着碗筷。

“来咯来咯!”水春白端着白釉汤盆,小跑着进了厅堂。

众人齐齐停下手上的动作,看向水春白。

水春白却没察觉到屋里的异样,自顾自地把汤盆搁在桌上,他嘴里嘟囔着烫死了烫死了,搓了搓手,揪住了自己的耳垂。

“吃啊!怎么都不饿?”水春白坐在了姜云殊对面,他抄起筷子,夹了块儿嫩鱼肉,扔进嘴里。

桌子上坐着的一行人仍旧不为所动地看着水春白。

水春白干笑一声,把面前地杯中酒一饮而尽。他解下自己腰间的葫芦,打开盖子,深嗅了酒香,给自己的酒杯满上了。

“你是赵厌的人。”是姜云殊先开口,这几日她发热昏睡,意识模糊,大部分是拜水春白所赐,也就是直到昨日,因为潜入她屋子里的那个人,她身上的毒被那人解了,只是,姜云殊看了眼自己右手手腕处蠕动的血管,那人又给自己下了蛊。

水春白没有应声,既没点头也没出言否认,只是闷着头喝酒。

最后一杯酒一饮而下,水春白晃了晃酒葫芦,里面没剩一滴酒,他有些遗憾地吧唧了几下嘴。“还有酒吗?”水春白看着赵肖阑问。

赵肖阑盖灭烟斗,把面前的酒壶递给了水春白。

水春白把酒咕噜噜倒进酒壶里,他挑了挑眉毛,剥开一粒花生米扔进嘴里,发出了如梦呓般的自语——“与女游兮九河,冲风起兮水扬波。”他眼里蕴满了晶莹的泪珠,“登昆仑兮四望,心飞扬兮浩荡!”

众人都听着水春白落寞的歌声,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我也是盛极一时的河伯啊!”水春白面上浮现出回味的神色,“我与你师傅聊苍一样,都曾见证过始皇帝立十二铜人。姜云殊,你师傅之前还尊称我一声水春伯。”

“只是啊,世事无常,我水春白横行多年,怎么也没料到自己有一条能栽在赵厌那个小兔崽子手里。”

“山水有尽时,我也不能例外啊!”水春白的手有些颤抖,他咽了口唾沫接着说,“我记得聊苍帮过我,而我却下药害他徒弟,真是——唉。”他干笑一声,“我也是没办法,我不是噎鸣那样的大神,我只是小小的河神,天女魃降临水云镇地界,水云镇大旱,河没了,我也就该死了。”

“我不想死,谁会想死,赵厌能保着我不死,我就听他的呗,我给你下药,他说毒不死你,我自己也喝了点试了试,也就是叫你发个热,多睡一会儿。好死不如赖活着,能混一天算一天,我随手下个药,赵厌就能叫我多活个把月。”

水春白的嘴角流出了血,他看向自己随身带着的葫芦,他说:“但是昨天夜里,我见到他了,他回来了。”

正说着,水春白突然吐出一口鲜血,他急促地呼气,喘息着,他推开了要过来扶他的赵肖阑,只是盯着姜云殊说:“我就说嘛,赵厌怎么会这么好心让我这个老骨头活着,总不能就只是为了让我给你下个药,这儿活儿谁都能干!他赵厌觊觎的是神力,他这个妖道想成神!他让我活着,就是为了一点一点抽取我的神力,他给我续命的丹药里掺了不少脏东西!”

“哈哈哈哈哈哈哈!他昨日要烧死水云镇的百姓。”水春白站了起来,把酒壶里的酒一饮而尽,他激动地直发抖,好不容易把声音压下来,却又拔高了调子说:“幸亏我火眼金睛,看穿了赵厌的计谋,他想要屠杀水云镇民?还想要我的神力?他想都别想,我水春白再没骨气,也不可能叫赵厌得到我一丝一毫神力,我不叫他成神,不叫他屠杀之前供奉我河伯的天地万民!”

水春白一口老血喷出去,气息突然减弱了大半,姜云殊快走两步,扶住水春白摇摇欲坠的身体,水春白在姜云殊手心写下了两个字,姜云殊瞳孔猛然放大,水春白倒在姜云殊肩上,最后一句轻语还是那句——我看见他了,他回来了。

“小云殊。”赵肖阑哆嗦着,手里的烟枪都拿不稳了,他的语速飞快,“他怎么了?水春白没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宜春小说网】地址:ycscoop.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