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照前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宜春小说网ycscoop.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我是那样多管闲事的人?”林惜昭抿了口茶水,“无外乎又是豪门世家里的那些狗血故事罢了。”

不用说林惜昭都能猜到,无外乎是十指有长短,父母偏心小的苛责大的罢了。

探春抿了抿唇,表情微妙,一看就是另有隐情。当然,林惜昭不问,她也不说。

“图家家主也请了你和湘云?”

说着,探春从袖中翻找了一块松木制成的帖子,正是图二公子丧礼的请帖:“溯危城受门内庇护,我和湘云无论如何都得去一趟。”

茶足饭饱后,几人商议了一番接下来几日的行程。除了图锆回了图家给丧礼打下手,他们六人一连跑遍了所有出现过妖乱的地方,几乎没怎么在客栈停留过。

星夜无月,仅在天边飘着一丝淡淡的云。

“哎呦——终于回来了,我的床,我可要想死你了。”风餐露宿了两日,按万鹏自己的话来说,他就要累成狗了。

迈着发软的双腿进了客栈,他抬头瞥了一眼前方的几个女子,有时候不得不承认,难怪人家能做宗门的天娇,这精神劲和用不完的体力,就不是尔等普通弟子能比的了的。

前方蓝色裙装的女子摁了摁太阳穴,忙活了这三日,所得却不如第一日多。

那些地方太安静了,遗留下的痕迹几乎全被抹去,宛若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念及于此,林惜昭长长叹了口气,往院子的方向去走去。

随着她一步踏前,她的面前倏然出现了一道剑光。

白雾霎时散入,雾气却在下一刻被锋利的剑光刺破,林惜昭耳后的发丝甚至被斩断了一截,游龙一般却带着寒意的剑光凛冽如昔。

林惜昭抬手,然后出剑,数道剑光从她衣摆间流出,如携风雨之势。

剑刃碰撞的咣当声响成一串,观战的人只能看见两道流光不停碰撞。

几息后,一枝红梅折了,落在了白玉修洁的掌心。一袭白衣的青年捧着艳艳红梅站在离林惜昭不远处,侧脸冷白如玉,衣袂翩翩,握剑的手却出奇的稳。

“师兄!”林惜昭的杏眸里陡然亮了起来,她三步两步走到青年面前,“你怎么过来了?”

宋逾白嘴角弯了弯,他没有回答,不知在想什么。他青年垂眸,那枝梅花斜斜插入林惜昭发间。

林惜昭不自觉伸手摸了摸,位置恰到好处,连花瓣舒展的方向都是恰当的,上面似乎残留着他的体温,他的手似乎很凉,但又是暖的。

林惜昭的手指微钝,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呼吸突然开始急促起来,她有些无措,但很快就平静下来了。

她被人从后一把揽住肩膀,只听见娇俏的女声道:“不光是宋师兄,我也来了。”

林惜昭转头一脸无奈地望着左江蓠,两年多不见,她怎么觉得这姑娘的脾性比从前还要跳脱些。

“我听别人说,舞阳真人带了你和朱师侄出去历练,怎么就来溯危城了?”

“这个嘛……师祖带我们一路游历,前几日恰好到了云华派,正巧就碰上了宋师兄,还有云华派的执剑长老收了这儿的信,知道你来了这里。有宋师兄护送,师祖便遣我来此历练一番。原本师兄也要来的,可他死活要赖在云华派不走,没办法,就只有我咯。”说到最后,左江蓠摊摊手,很是无奈。

来了两个高手,其中一个被林惜昭唤作师兄,不做多想就是紫云真人座下那位极其得意的弟子了。

湘云和探春他们虽未见过,也从师长或者仙门里流传的小道消息听说过宋逾白的名号,极郑重地向白衣青年问了好:“见过宋师兄。”

不远处的回廊下,万鹏扯着王涛的袖子问:“哪个就是云霄宗的首座弟子啊?他也是来帮咱们忙的?”

他们全然不知他们的交谈已然全数落入了林惜昭和宋逾白耳中。

等左江蓠絮絮叨叨吐了朱俊清好一会儿,林惜昭私下传音给宋逾白,问了同样的问题:“师兄是来帮忙的?”

“不是,我只是顺路来看看昭昭。”

林惜昭更怔,反应过来后,强压着急促的心跳,“是来找七情的?”

宋逾白比林惜昭足足高出近一个头,林惜昭需得仰头看他,脸颊上的一对酒窝愈发明显,宋逾白抿了抿唇,欲盖弥彰地收回视线。

“不是。”

林惜昭一头雾水,欲言又止,就听宋逾白传音:“受云华派执剑长老之托而来。”

---

林惜昭住的院子还有两个房间,宋逾白和左江蓠理所当然住了下来。

刚对着铜镜卸掉发间的最后一枚玉钗,“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林惜昭推门,左江蓠抱着一床被褥挤了进来,一头躺倒在床上。林惜昭去拉,她也不起来,说是许久未见,要进行一场女儿家的夜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幕后黑手:我重编写了这个世界》【溜溜中文】《千禧年半导体生存指南》《浅情人不知》《你好啊!2010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