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血凌伤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宜春小说网ycscoop.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镇南军在凤翔虽然只有五万人,但镇南军武器装备优良,足以抵挡西夏大军的进攻,故老臣以为西夏大军不足为虑。”邱英才自信道。

他的自信,不知道是对凌云自信,还是对镇南军自信。

话音刚落,殿内便有人拍手赞叹道:“对啊,我竟忘了凤翔等地,有镇南将军留下的五万精锐大军。”

“倘若西夏贼军胆敢进犯兰州城,我大乾即可调遣这五万镇南军驻守兰州,甚至主动出击,让西夏再次领略我大乾的威武之师。”

众人纷纷附和,感叹之声不绝于耳。

“妙哉!五万镇南军,足以震慑西夏宵小,令他们不敢对兰州城轻举妄动。”

“若是西夏军胆敢开战,镇南军必定让他们有来无回,血染沙场。”

“方才听闻文才大人提了一次,但我们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毕竟邱大人不说,都要忘记镇南军在凤翔留有多少驻军了...”

王虎听闻邱英才的言语,身形微微一滞,仿佛被说中了心事。

心中的秘密被人窥见,让他不禁有些惴惴不安。

此刻,听着朝堂上众人的议论声,他的脸色逐渐泛起红晕,心中更是忐忑不安,生怕自己的计划被进一步揭穿。

果然,命运总是捉弄人,越是心中恐惧的事情,往往越会不期而至。

“难怪王虎将军敢主动请缨,原来是早已洞悉了这一妙计。”

朝堂上的声音如针般刺入王虎的耳中,让他脸色瞬间惨白如纸。

心中更是慌乱不已,犹如被狂风暴雨席卷的孤舟,摇摇欲坠。

然而,对于王虎的议论并未因此停止,反而愈演愈烈。

王虎心中惊恐万分,知道自己已经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可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只能紧咬着牙关,努力保持镇定,心中默默祈祷这一切能够尽快过去。

可议论声却如同潮水般涌来,让他无处可逃。

王文才站出来,指着王虎义愤填膺说道:“陛下,臣以为王虎此人,其心可诛!”

“哗!”只是瞬间,殿内所有目光朝王虎看去。

王文才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于是继续说道:“王虎明知兰州城附近有五万镇南军驻守,却为了自己的私欲和功绩,故意隐瞒不报。”

王虎深知自己必须立即采取行动,否则一旦罪名坐实,他将面临无法挽回的灾难,甚至可能危及性命。他努力平复内心的恐慌,强行装出镇定的模样,瞪视着王文才,愤怒地反驳道:“你……简直是血口喷人!”

王文才冷笑一声,毫不留情地继续逼问:“我如何血口喷人?你扪心自问,先前主动请缨,难道不是打着利用镇南军的主意?”

面对王文才的咄咄逼人,王虎不敢再与他纠缠下去。他深知,此时唯有向正和帝解释清楚,才能洗清自己的冤屈。于是,他连忙跪倒在地,向正和帝哀求道:“陛下,臣冤枉啊!”

他声泪俱下,语气中充满了恳切与无奈:“陛下,臣之所以主动请缨,实在是出于为大乾贡献一份力量的初衷。臣绝无私心,更无利用镇南军之意。而王文才竟在此诬陷微臣,臣实在是冤枉至极啊!”

王虎的话语中充满了真诚与急切。

他希望能够打动正和帝,为自己正名。

正和帝静静地审视着王虎,目光深邃而锐利,仿佛在探寻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